位置: 主页 > 股票市场 >

财务费用:以文化概念重审资本主义

时间:70-01-01 08:00 来源:
    以文化概念重审资本主义
    
     收录于话题 《资本主义文化矛盾》一书是美国学者丹尼尔·贝尔(Daniel Bell,1919—2011)思想成熟时期的重要代表作,集中展现了他对资本主义社会内在张力的思考。贝尔基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技术—经济体系、政治和文化的分裂事实,断言资本主义文化式微,无力承担缓和其他两者之间结构性张力的任务。他深信西方文化“将在某个时刻重新回归到对神圣的发掘”,这将其推向了一种文化保守主义的立场。虚无主义与现代分裂
    贝尔对资本主义文化矛盾的发掘始于20世纪中叶流行于西方社会的虚无主义倾向。两次世界大战的重创,使得社会可能彻底瓦解的消极情绪在西方社会广为流传。在贝尔看来,“虚无主义”背后的理论设想是“宗教天启式”(Apocalyptic)社会变革观念,它最早可以追溯至基督教对“世界末日”的理解,后经奥古斯丁对罗马帝国灭亡教训的反思得到强化。在《资本主义文化矛盾》开篇导言中,贝尔辨识了两种虚无主义样式:其一是尼采式的“虚无主义”。贝尔分析认为,尼采早在《悲剧的诞生》中就刻画了一种作为“理论人”楷模的苏格拉底形象:他习惯通过引导性对话,不断修正对话者观念中的错误,以追求真理。苏格拉底“发现自己的最大快乐在于揭露事物的过程,并从中证实自己的力量”。这本质上是一种理性主义和精密计算的能力,其特点是通过程序控制、操作包括人类文明在内的一切事物。其二是约瑟夫·康拉德式的“虚无主义”。康拉德在小说《特务》中试图呈现一种“文明”与“生活中存在的无政府主义冲动和返祖根源”之间的深刻矛盾。“文明”象征着社会从黑暗走向光明。在此过程中,无政府主义和那些返归黑暗的破坏势力,总会以某种方式尝试冲破“文明”,将社会重新带入“愚昧”中。在贝尔看来,这就是虚无主义的本质性暴力:“无意义的行动(the senseless act)——疯狂。”虚无主义一旦被具象化、实践化,其破坏力将会投射到现代社会,从而引发一系列极具威胁力的恐怖活动。这不仅是一种不满现存社会运行结构之消极情绪的释放,更是一种对人类文明成果的反叛。就此而言,康拉德式“虚无主义”对“无意义行为”的追求,是作为反对所有传统习俗的文化产物。两种虚无主义都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人类社会快速瓦解的可能性,而两次世界大战所带来的巨大灾难性后果,更是加速了虚无主义在西方社会的传播。除此之外,虚无主义还受到德国哲学“社会整体观”的理论影响:社会是一个围绕某种抽象化、内在化原则的有机整体。这种社会整体观的理论构想源于黑格尔对“精神”的意志论论述,其最新理论呈现是当代美国社会学奠基人塔尔克特·帕森斯的“宏大理论”(Grant Theory),主张借助一组高度抽象化、规范化、普遍化且彼此关联的概念实现社会的统一化。贝尔承认,就资本主义社会当前情形而言,确实存在着分裂的可能性。然而,资本主义社会是否会依照虚无主义和“社会整体论”所设想的那样,快速完成社会整体层面的变革?对于这一问题,贝尔认为,从文化视角来看,包括各种生活方式、社会关系、规范和价值等内容在内的社会构成性要素,并不会在一夜之间全部翻转,特别是那些风俗习惯和约定俗成的传统。我们应该认识到,社会变革从时间维度来看要更为缓慢,其进程远比那些天启式观念、宗教所标榜的夸张式变革更为复杂。因此,对资本主义文化矛盾的思考,立足点应当是现代社会分裂的事实,而非一种社会整体观的理论构建。面向人类生存境遇的反思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